建筑楼宇

患者家属则认为,他们之所以把宝贵的生命交给医院诊疗,是基于对院方的信任。急诊室在没有查出病因的情况下,就将患者交给普外科,而普外科两名医生在长达20多个小时内没有查出病因;医院未请专家会诊,又不建议转院诊疗,错过了最佳的黄金抢救时间,导致患者死亡,其诊疗行为存在处置不当,有明显过错,应负不可推卸的责任。

产品需求与挑战

ZMI 随身手持风扇:清风徐来,只为夏日那一丝清凉

文|黄金生